中国黑客培训学校调查

  • 发表 2021-01-23 14:11
作者: 田 磊  按照现在的增长趋势,用不了几年,黑客学校将迅速培训出数以千万计掌握基本黑客技术的年轻人

作者: 田 磊  按照现在的增长趋势,用不了几年,黑客学校将迅速培训出数以千万计掌握基本黑客技术的年轻人。这将对中国乃至全球互联网产生怎样的影响?      周一到周五,每天晚上7到8点,黑客基地的视频教室都会按时开课,虽是收费听课,但人气依然越来越旺盛,能容纳500人的网络教室,每晚都至少要开3个,总是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他们都是来学习黑客技术的,虽然他们中间有些人连中学都没有毕业,英文字母甚至都认不齐。  成立于6年前,总部位于北京的黑客基地原本只是一个黑客技术狂热爱好者聚集的论坛,依靠收取寥寥的会员费来维持服务器运转,毫无商业追求,但是,最近3年来,它的会员爆炸式增长,已经超过了100万。  上个月,他们拿到了1000万的风险投资,更名为黑基国际科技有限公司,网络上的在线教室已经越来越无法满足求学者的需求,他们打算开设实地教学的课程,在黑客培训的市场上大显身手。  黑客基地、黑鹰、华夏,这3家目前被誉为中国三大黑客培训学校,无论是会员数量、网站人气还是课程质量,在中文互联网世界大大小小1000多家类似的黑客培训网站中都名列前茅。最近一个多月里,记者接触了其中两家。    他们都反感被称为“黑客培训学校”。“我们是网络安全培训学校。”黑基的安全顾问王献冰,黑鹰的李强见记者的第一面都如此强调,但在数以百万计的年轻求学者那里,大都抱着学习黑客技术的目的而来,至于学成后,用来干什么,则是这些黑客培训学校无暇也无力思考的问题。  按照现在的增长趋势,用不了几年,这类学校就将迅速培训出数以千万计的掌握基本黑客技术的年轻人,很难想象,这将对中国乃至全球的互联网世界产生怎样的影响?    黑客的堕落与普及    1997年就大学毕业的王献冰是中国第一代黑客中的佼佼者,他的网名“孤独剑客”在曾经的黑客界可谓无人不知。  如今,他已算是个不折不扣的成功人士,开着宝马车,在北京中关村的写字楼里经营着自己的公司,黑客基地的1000万风险投资,正是他带去的。但他却异常反感别人再将其称为黑客。“过去几年所谓的黑客界实在是令人发指,我们现在都以黑客为耻。”王献冰说,低龄化、低学历、不计后果,这就是现在所谓黑客的公众形象。  黑客基地的统计数据显示,数以百万计的注册用户,大都是生于1990年前后的年轻人,以在校的大中专学生、毕业的应届生为主,此外就是技术工程师、网络管理员、网站站长、IT技术主管、信息经理和政府信息化工作人员等群体。  这一代年轻人自称为第六代黑客,与过往的黑客们不同,他们不再热衷于炫技,而是带有明确的经济目的,也因此,以“盗号木马”为代表的“商业病毒”,经过短短几年就成了黑客圈最流行的工具。  与曾经的神秘相比,今天黑客的门槛早已降低了许多。交几百块钱,在黑基、黑鹰这类学校学上几个月,很快就能成为所谓的黑客,偷QQ、网银账号、游戏账号、破邮箱、攻击网站,对于一个参加过初级培训的年轻人而言,掌握这样的技术没有任何困难。  在王献冰看来,这些都是初级的针对客户端的小儿科。像他这样级别的黑客,不断地有人找他来干更大的事,诸如直接攻击游戏的主服务器,大的公司之间互相雇佣黑客窃取商业情报。“我当然不会去干这些非法的勾当,我的公司每个月几十万的收入已经能够让我过上优越的生活,犯不着铤而走险。”王献冰说。    但并不是所有当初的黑客都像他那样,依靠开发出性能优越的防火墙产品而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很多小黑客疯狂敛财,大红大紫,买车买房,让很多真正的老黑客也坐不住了,最终锒铛入狱,实在可悲。”王献冰也承认,这样的事,情在他身边时有发生。  越来越庞大的现实利益早已击溃了互联网世界的道德底线,对于新一代的黑客而言,不是这些孩子变了,而是他们面临的互联网世界和现实社会已面目全非。2007年熊猫烧香案件的始作俑者李俊就是个极其典型的新一代黑客。一个水泥厂技校毕业的中专生,一个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电脑爱好者,一个被杀毒软件公司拒之门外的年轻人,几乎让小半个中国互联网陷于瘫痪。  “我们这样的人,读的是烂学校,父母是穷农民,属于被社会抛弃的渣滓,不自己找点出路,还能干什么?”记者找到了一个正在立志成为黑客的年轻人,他刚刚瞒着父母向姐姐要了600块钱,报了黑鹰的网络赚钱法培训班。“等赚到大钱后再出来接受你的采访,像他们那些前辈那样臭骂后来者。”在拒绝记者的采访时,这个1991年出生,刚刚高中毕业,在河南郑州一家计算机学校就读的孩子还不忘调侃一下前辈。  从黑客基地的统计数据来看,注册用户的疯狂增长是从2007年开始的。为什么会是这个年份?王献冰也不确定其中的原因,“不过,黑基的用户一大部分都是网游迷。”他分析称,中国的网络游戏从2002年开始,已经持续火爆了七八年,培育出来的用户数量是数以亿计的,一般来讲,人们对一种新娱乐方式的兴趣往往持续3年之后会慢慢减弱。  网络游戏让许多年轻人失去了女朋友、与父母闹矛盾、荒废了学业,当现实社会的种种不如意蜂拥而至时,网游迷的转型是早晚的事,大约在2007年前后,是网游迷转型的一个高峰,当那些资深网络游戏迷抽身时,会发现他们没有任何其他生存技能,学习黑客技术,从网游中获利,成了最便捷的方式。  “只要有10%的网游迷将兴趣转向钻研网络安全技术,这个培训市场的规模就相当庞大了。”王献冰说,如果黑基网站取消邀请注册限制的话,年内注册用户将会迅速达到500万以上,并且以我国网民的数量而言,仍然有数倍的增长空间。    黑客学校教什么?    黑鹰安全网是最近两年来,在网络安全技术培训领域迅速崛起的另一家网站,这家总部位于河南许昌的网站,经过几年的发展,人气和名气已经仅次于黑客基地。其创始者李强是一个相当传奇的人物,他15岁初中毕业,就四处打工。2003年之前,他还是一个疯狂的网络游戏迷。在网游玩厌倦之后,他迅速转型,钻研起黑客技术,这个只有初中文凭,没有接受过专业计算机教育的年轻人能够在被外人看来是高科技的IT领域做得风生水起,令很多人刮目相看。  李强的故事对许多网游迷来说,相当励志。4月份记者在许昌见到李强时,他已经正式注册了黑鹰科技有限公司,出任董事长,对于网站详细的盈利模式,李强并不愿意多讲,但显然,在这个中原城市,他已经是个成功的企业家,公司的营收也相当稳定和可观。  黑鹰的培训主要有四项课程,编程班、安全班、技术班和网赚班。网赚班学费600元,由李强亲自授课,黑鹰的网站上,对网赚班做了这样的介绍:李强,黑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2003年创办国内 最大的安全技术培训网站,熟知各种网络上可赚钱的案例,有适合菜鸟入门的项目,具有小投资,盈利快的特点;也有适合工作室大量电脑挂机项目,实现利用大量电脑达到自动化网赚的目的。  具体如何赚钱,则要交纳会费,成为VIP会员后才能知晓。对于各大黑客网站开设的备受用户欢迎的网络赚钱法培训班,王献冰不以为然:“网络赚钱法,操作好了能赚钱,但大部分人并不赚钱。”黑客基地并没有开设这样的课程。  网络赚钱法能够让许多年轻人深信不疑,显然并不只是异想天开。几年来,媒体报道的利用黑客技术、通过网络迅速暴富的例子越来越多,最近的例子是长沙市公安局刚刚破获的一起网银失窃案:22岁的“黑客”彭江明,只有初中文化,2006年开始,通过互联网购买黑客软件,利用互联网侵入手段在银行大堂电脑及网站广泛种植“木马”,窃取银行客户的身份证号、银行账号和密码以及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然后通过网上购物、贩卖手机话费充值、转账提取现金等方式获利,所得赃款用于购买高档汽车和日常挥霍。两年多来,他一共盗取了涉及19个省市,300多个银行客户账号,涉及金额达700余万。  除了这些针对个人账户的窃取和攻击之外,网络黑客最大的获利对象同样来自于网游。现在中国几乎每天都有一款新游戏上线,没有哪家游戏网站没遭遇过黑客的攻击和敲诈的,但是没有哪家游戏公司会将这些事情公开化,对于实力雄厚的网游公司来说,可以寻求更为强大的安全防护系统,但对大部分中小网游公司而言,最现实的做法是与黑客组织达成妥协,以在其网站上刊登广告,支付广告费的形式寻求他们的保护。  不需要学历,不需要经验,不需要懂英语,只要花上几百元钱,就能成为一个在互联网世界为所欲为的新时代“黑客”,类似的宣传策略几乎挂满了每家黑客培训网站的页面上。而已经成型的互联网黑色产业链的暴利更是足以引诱更多的青年人向其投靠,形成强有力的人才竞争。    如何带到阳光下?    在黑鹰日益壮大的过程中,2006年初,公安部门的查封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当年2月底,在接到群众举报后,许昌市公安局网警支队依法刑事拘留了李强。罪名是涉嫌利用国际互联网络传授犯罪方法。  对于那次事件,如今担任黑鹰安全网站站长的张磊解释称:“那是一场误会,是被人陷害的。”事实上,李强释放后,确实又将黑鹰网重新开办起来,并加强了同政府的合作。  最大的一次合作是为公安部门制作了一套河南省网吧监控系统。“这套系统是免费提供的,政府要求网吧安装,我们的收益是通过在系统中植入商业广告来实现。”李强说,除此之外,部队系统也会找上门来合作,比如为济南军区的内部系统提供安全测试报告。如今,黑鹰公司与公安局网监支队、济南军区甚至国防科工委都是合作共建单位。  种种举措,都让来自政府的管制压力比以前缓和了许多。对于身处北京的黑客基地而言,同样面临类似问题,王献冰也急于摆脱黑客学校的名声,“我们这次注资1000万,就是希望将网络安全培训正规化,做成网络安全工程师认证培训机构,而不再被称为黑客学校。”王献冰说,事实上,国家并没有法律规定不准进行黑客技术研究,关键在于授课的课程设计,是在一个实验环境中讲解的,必须研究如何攻击网站,才能讲防范。  对于这个尚处于灰色地带的行业来说,如何处理与政府的关系,始终是他们不大愿意面对的话题。学员毕业后,他们会用这些技能去做什么,这个就很难保证。一个从黑客基地学成毕业,网名为“best”的会员告诉记者,他的同学中,最让人羡慕的是那些被推荐去了国家安全局、国防部等等国家机构的人,这些机构经常会到黑客基地的会员中选拔人才,“在大家看来,这样的职位相当好,但是能走上这条路的人,他们付出的努力远远超过别人的想象。”  李强也告诉记者,最近几年来,国防科工委、军区等单位经常会来网站发布招聘广告,将会员中那些真正优秀的黑客人才重金纳入公务员队伍。其次的选择则是像best这样,找一家正规的网络安全公司,做一个安全工程师,对这个大专毕业,年仅21岁的孩子来说,在北京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且是自己爱好和特长所在,已经相当满意。  但相对于每年数以百万计的求学者而言,可以想象,更多人无法获得这样的机会,大部分人学成之后,最大的可能都将是义无反顾地投入网络犯罪的洪流。不论是北京的黑客基地,还是许昌的黑鹰安全网,都将自己定位为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门户网站,都称自己核心的培训业务是网络安全技术培训。  但攻击与防范,在很多时候无法区分。在缴纳会员费,报名学习之前,很多用户会要求黑客基地的老师们先帮忙黑掉一个网站,或者盗取一个QQ号,以示技能。  面临这样的现实,如何将这个行业真正带到阳光下,是个难题。王献冰说,他希望他的1000万风险投资能让黑客基地走出一条阳光下的新路。“未来的目标应该是北大青鸟那样的IT培训机构。”王献冰说,北大青鸟每年的培训收入达到了20多亿,已经计划到美国上市,而根据行业规律,在整个IT培训市场中,网络安全培训至少将占据15%~20%的份额,最保守的估计,这个市场完全正规做下来,也应该有过亿的市场价值。  中国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已经让网络安全人才匮乏到一个相当严重的地步,人才的培育至少滞后于社会需求5到10年,职业培训将承担起弥补这个社会缺漏的重要途径,因此。对黑客基地的投资,王献冰相信一定能够成功,最终能够将黑客基地打造成一个受人尊敬的网络安全培训机构,而不是今天人们所认为的“黑客学校”。

人民网

0 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