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让谷歌和FB等100多家广告公司跟踪记录欧洲公民信息

  • 发表 2020-09-22 11:49
它补充说:“我们的业务工具旨在帮助网站和应用程序扩大其社区,或更好地了解人们如何使用他们的服务

它补充说:“我们的业务工具旨在帮助网站和应用程序扩大其社区,或更好地了解人们如何使用他们的服务。Facebook认为网站所有者有责任告知用户哪些公司可能在跟踪记录他们的信息。”

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这项调查“突显了选择使用Facebook商业工具如赞和分享按钮的各个网站”。

谷歌补充说,它不允许出版商“根据用户的敏感信息,包括怀孕或艾滋病毒等健康状况,建立针对性广告目标列表”。

谷歌表示:“我们的政策是明确的:如果网站出版商选择使用谷歌网站或广告产品,他们必须在征得同意的情况下才能使用这些与这些产品相关的cookie。”

他说:“我们需要欧盟数据保护官员来评估一下这一行为是否符合GDPR。我看不出它有何法律依据。它表明了在线广告跟踪活动仍然是多么普遍和猖獗,我们有多么迫切地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民权组织“欧洲数字权利”(European Digital Rights)驻布鲁塞尔高级政策顾问迭戈-纳兰乔(Diego Naranjo)表示,Cookiebot公司的调查结果不禁让人们质疑,这些公共网站是否违反了去年在欧盟范围内生效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s,简称GDPR)。

“浏览历史是非常私密的信息。它们表明了我们担心什么,我们的计划是什么,我们对什么感兴趣,我们的日常生活和我们工作的重点是什么。”本迪内利说,“欧盟政府网站上存在广告跟踪器的事情令人感到特别担忧。这些政府网站上提供了至关重要的信息和服务,人们依赖这些信息和服务,而且往往无法选择不使用这些信息和服务。”

业内专家表示,广告技术公司可能会将它们从访问欧盟政府网站的访问者那里获取的个人数据与其他来源的数据结合起来,以整理出每个独特用户的详细信息——这些信息可以卖给数据经纪公司。

Cookiebot公司首席执行官丹尼尔-约翰森(Daniel Johannsen)表示:“我们发现,未经用户同意或政府不知情的情况下,许多广告追踪器通过这些插件混入公共网站。虽然欧盟政府可能没有参与这些数据收集活动或从中受益,但它们仍然让其公民的隐私受到侵犯,这违反了它们自己制定的法律。”

许多商业追踪者似乎是通过后门访问这些公共网站的,包括通过社交共享小部件如ShareThis访问这些网站。

“任何网站都有责任告知用户其网站上发生的任何数据收集和处理情况。”非营利组织隐私国际的技术专家埃利奥特-本迪内利(Eliot Bendinelli)说,“这些网站不能满足这一基本要求,这表明当前的跟踪活动生态系统已经失控。”

研究人员还发现,虽然许多欧盟成员国政府在隐私政策中提到了谷歌分析Cookie,但他们没有披露任何与广告相关的Cookie。

在爱尔兰卫生服务网站上的15个网页中,有近四分之三的网页含有广告追踪器。而21家不同的公司正在监控法国政府有关人工流产服务的单个网页。63个广告追踪者监测了德国一个关于产假的网页。在很多健康网页上,研究人员均发现了谷歌ShareDoubleClick追踪器,这些健康网页提供了有关艾滋病病毒症状、精神分裂症和酒精中毒等方面的信息。

研究人员还研究了欧盟各类公共卫生服务机构的网站,发现其中有一半以上的网站有商业广告追踪器在跟踪记录人们就堕胎、艾滋病毒和精神疾病等敏感问题寻求健康咨询的情况。

在22个主要欧盟成员国政府网站的前五大广告跟踪器中,谷歌、YouTube和谷歌广告平台DoubleClick占据了其中三个席位。

丹麦浏览器分析公司Cookiebot在25个欧盟成员国的官方政府网站上发现了广告跟踪器。这些广告跟踪器可以帮助广告商记录用户的位置、设备和浏览行为。法国政府网站上的广告跟踪器数量最多,有52家不同的广告公司在跟踪用户的行为。

据外媒报道,一项研究发现,欧盟政府允许包括谷歌和Facebook在内的100多家广告公司在敏感的公共部门网站上秘密跟踪记录公民信息。这显然违反了它们自己推出的欧盟数据保护法规。

人民网

1 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