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个人信息裸奔”的时代,我们如何避免“透明”?_外卖小哥

  • 发表 2020-09-28 10:58
而外卖小哥送餐虽然很辛苦,但并不属于特别情况,因为那是他的日常工作

而外卖小哥送餐虽然很辛苦,但并不属于特别情况,因为那是他的日常工作。换言之,他工作所需的合法车辆,以及他所必备的驾驶资格,都该是他必须的工作前提和条件,而他没有这些条件,就属于明知故犯的违法行为,而绝对不是偶然的紧急情况和特别情况。 另一方面,这位民警动用警车送餐也不符合不可替代的唯一性原则,因为这位外卖小哥完全可以扫个小黄车或打个快滴完成这3份外卖的送达,而这个成本,当然是他必须要付出的。而直接动用警车送外买,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从交法角度来说,驾驶套牌车辆属于严重违法行为,无证驾驶车辆也是严重违法行为,共同点都在于给公共安全带来严重隐患。而交法存在的意义,正是通过严格的执法来防患于未然。 执法要人性化,这没有错,但不能趋向于无边际的宽泛化。民警可以帮着这位小哥叫个快滴或扫个小黄车,但却不应为了表现人性化而突破了警车使用的特殊性原则,而这种范例也会成为不好的标杆。

人民网

1 篇新闻